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从奖励SCI论文说开去

原文在新浪博客 SCI论文作为一个科研的评价指标,当始于我的母校南京大学。记得南京大学固体物理研究所(南京大学固体微结构中心的前身)成立的时候(大概是80年代初期,83年左右),有好事者查了一下,发现将要成为南京大学固体物理研究所的成员的老师们总共发了200多篇SCI论文, 比北大物理系的还要多。(当时查起来不容易,是抱着大块头的SCI杂志找的,不像现在,在计算机上打个关键词就行了)后来, 有个国家核心期刊名目,大家都统计在核心期刊发了多少文章。 而这时,也许是因为还记得固体物理研究所成立时的那个数据, 或是因此受了启发, 物理系当时的系主任, 一位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 向曲钦岳校长提了一个以SCI作为校内考核科研成绩的建议, 曲校长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建议, 开始了以SCI论文的科研考核。指挥棒的功能是很大的,几年下来, 南大的SCI论文逐年增长,很快就遥遥领先; 与此同时,国家的科研管理机构也在寻找一个定量的评价标准,很快也就发现了南大的这个标准。 于是,国家统计局开始发布每年每个高校和研究机构的SCI的各种排名,各个学校先后都不得不开始重视SCI了。 到此为止,SCI起的作用应该是正面的,对于促进科学研究与国际接轨,提高科研水平起了很好的作用,但此后这个东西就有点异化了。     异化,大约是从上海交大开始的,由于交大长期不重视基础研究,到了1997年左右,全校的SCI论文数已经降到了60篇左右,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二强来自物理和材料两个系。如果没有国家统计局的SCI排名,我想交大到今天也不会把SCI论文当一回事,但是,排名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于是,交大领导便很快想出了对策, 重奖和重压! 大概是1998年吧, 交大出台了奖励SCI论文的政策,每篇SCI论文奖励一万元,其中90%为经费, 10%为现金;同时,研究生院出台了理工科博士生必须发表一篇SCI论文或EI论文才能申请学位的政策。重压和重奖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一些善于发表大量文章的老师调入了交大, 一些原来不大写文章的老师开始写文章了,博士生们更是无奈地想尽办法制造文章。 实行新的政策的当年,文章数就有了较大提高, 几年下来, 翻了几番,现在在全国高校中也名列前几名吧,每年SCI总数也早已超过千篇, 且以很大的导数继续增加。    这样以来, SCI排名的压力对交大是不存在了,于是, 每年奖励几千万经费成了校领导的切肤之痛。本来,奖励的目的就是为了排名好看一些, 而不是为了给那些拿不到学校的其他支持,踏踏实实从事基础研究的老师提供资助,因此,当目的已经达到, 再奖励实在是舍不得。另一方面, 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杂志上的文章还是太少, 发表在Science和Nature上的更少, 由于目前普遍的对于Science和Nature的盲目崇拜,对于高影响因子的无知和迷信, 学校决定把SCI的杂志按照影响因子分类奖励了,当然,总的奖励金额也要大幅下降。同时,为了保证排名不受影响,对于博士生发文的规定,倒是毫无松动的迹象。反正,博士生想拿学位,就得为学校的SCI做贡献,至于实际水平,实际能力,似乎并不重要。    由于专业的差异, 影响因子只能部分的反映杂志的总体水平,以一个一级学科为单位选择,其实和以所有SCI杂志排序选择一样, 不能反映各个杂志的重要性。不过,既然要分类,就得排序,就得有个原则,也就能创造出若干个工作机会和位置,同时,也就给那些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在一线从事教学,科研的老师们再找几个管理者,再增加一些无聊的压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青年教师的生存环境

原文在新浪博客 高校的青年教师的生存环境问题, 大概在过去20多年一直没有解决好, 只是问题的重心在不断的变化。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大量77,78级大学生拿到博士学位, 分配到各个大学,补充师资。这些人在当时师资的数量和质量都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为提高大学的教学和科研质量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批人也遇到了很多很严重的问题。首先是住房问题,由于当时各高校的房子严重不足,所以通常采用打分排队的方式分房,分数由职称,学位,工龄等几个因素综合得出,工龄占的比例非常大,通常刚刚参加工作的青年教师由于工龄太短,根本无法拿到房子。那时候,排在分房名单前面的,大多数是后勤的老工人。青年教师住集体宿舍,一般4个人一间,我记得当时我们那幢楼里,很多房间都住两对小夫妻,中间拉个床单,相安无事。 其次是职称问题,当时的职称评定,各个单位分名额,虽然青年教师的学术水平,教学水平都不差,但一大批老的还没有解决,所以,论资排辈,青年教师升职称很难。由于这些艰难,很多人很痛苦的离开了高校,或经商,或打工。大约只有四分之一不到的留了下来。不过,那时候要走也不容易,高校严重缺人,就采取各种办法扣住不让走,如扣档案,要赔钱等等。为了稳定青年教师,那时候分配到学校报道时,都要签订一个合同,核心的条文就是五年不要求调动。 20年过去了, 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但青年教师的处境似乎更艰难了。一方面,社会的进步,使他们的工作条件比20年前好了很多。自然科学基金的大幅增加,使得有一半左右的青年教师有独立的面上基金项目(至少在我所在的研究室是这样)。但另一方面,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更大了。现在,很多博士后找不到工作, 找到的又很难保持。 现在新人进校,也签一个两年的合同,合同的核心内容是,聘用两年,两年后可以续聘,也可以不续聘。博士后研究结束后,如果能够被聘为讲师,每年的所有收入大约不超过5万。上海的高房价和高房租完全超出了青年教师的承受能力。整体压力确实已经接近正常人的平均承受能力的边缘。 除了经济压力和续聘的压力外,还有职称压力。这些年,高校一直作职称聘任的改革,不管怎么改,都是一大帮不懂教育的行政领导在想方设法给教师下套。原来的职称评定,基本上是学术委员会主导,现在则是行政主导了。各个学校都有个最低任职标准,如文章多少,上课多少等等,这基本上只是申请资格的标准。至于谁能上,由一个由校领导,部分部处领导,部分院系的教授组成的评任委员会投票决定。所以,基本上就看委员会的人的感觉了。 结果自然是荒谬的。例如,就物理而言,一个在PHYS. LETT. A 上有两篇文章的可能上为教授,而一个在Phys. Rev. Lett. 上有两篇文章的可能上不了。 投票的人的绝大多数并不懂 PLA 和PRL的差别。 不仅如此,行政主导的结果,靠拉关系,靠人情而获得投票,已经很正常了。因为投票的人本来就没有判断,以人情为判断标准似乎非常自然。 别的学校可能不一样,至少我们这里差不多就是如此。 青年是学校的未来,这一点,原则上人人都懂,但实际上,领导是根本不重视青年的培养,不愿意解决青年教师的压力和困难的。每个人都只是想着引进高水平的人。其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这几年那么多骗子骗进了高校,骗取了大量的资金。与此还是很有关系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校长的新招

昨天召开全院教师大会,院长讲话时告诉我们,他最近与校长签订了未来三年的目标任务书。任务书上的指标在未来三年肯定是完不成的。但还是签了,原因是每个学院的任务都是不可能完成的。校长告诉院长们,上一次的目标各个学院都达到了,大部分学院还超额完成,说明目标定的太低。这一次,可能大多数学院,甚至所有学院都完不成,到时候,按照完成率来考核。 例如,我们学院要求每年增加一个院士,未来三年增加三位院士。正常方式,这显然做不到。当然,可以采取反常方式,高价买三位院士过来。还有诸如经费,文章,千人,长江,杰青, … 等一系列指标。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胡言乱语 | Leave a comment

在科学网发的几个评论

1, 一些不知科学为何物的人自命为科学的代言人,严重败坏科学的声誉;科学被严重滥用,连算命都会打上科学的招牌:科学算命。科学没有那么高尚,科学也不是真理。科学只不过是对自然的认识过程和目前达到的最好认识,仅此而已。对社会民众而言,除了基本的科学素养,还需要人文,宗教。把科学宗教化,真理化,要民众崇尚科学的做法,恰恰是反科学的。 2,创新,更多的应该是技术上的吧,还应该有其它。兄弟我特别不能容忍科学创新的说法,科学,不就是试着更好地认识自然吗,创什么新。评审博士论文,有一条就是有无创新,创新程度,开始我不理这一条,结果给被评的小孩不利影响,后来,咱也只好硬着头皮,说上一句创新性很强,强,较强之类的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评语。请教过管理者,得到的回答是:是否有新的想法,新的结果,…, 如果想法都是旧的,结果都是旧的,那还叫博士论文吗?? 3,陈一文确实在很多科学问题上严重不靠谱。至于水变油,水是不可能变成油的,但王洪成的东西也不完全是假的。这些年没有关注,至少在当时,王洪成的表面活化剂应该是相当不错的。问题在于,王不愿意告诉别人这个活化剂是什么,也不愿意合作,而是取一个吓人的名字“水变油”,表演蒙人。当时,有些做这方面研究的人,希望得到王的配方,不得不配合一下王,后来全部被打成伪科学。其实,王的这个,算是技术发明吧,根本与科学不搭边,更没必要叫做伪科学什么的。 4,除了自己的专业,任何人要到别人的专业里,都是民科。兄弟我已经离开研究前沿快3年了,所以在任何方向(包括曾经的研究方向)发表言论,都是民科言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无知者无畏

最近,有些大学的本科教学改革紧锣密鼓地进行,而有些大学则小心翼翼,一点点的做小的调整。稍微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大凡小心翼翼者,校长基本上是大学老师出身,且有过教学经验;而大刀阔斧者,其校长基本上没有教学经验,甚至不是大学教师出身。这让我想起一句话:无知者无畏。 悲催的是,这些无知者以为读了两本关于教育的书就成为教育专家了,随意提教学理念,随意改教学计划。难道几百年经过多个国家的长期经验证明的教学规律都可以随便推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校长的底线和教师的底线

今天和新任物理系主任闲聊,说到本科教学,主任感觉交大的学生进来是一流的,出去变成三流,责任在教师。他相信同样的学生放在美国的一个二流大学,出来后一定比交大出来的强。对于现象的描述和预测,我完全同意,但是,关于责任,则不敢苟同。表面上看,似乎责任在教师,而且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说明不少教师教学工作没有底线:不认真备课,送分讨好学生以求高的评教分数,为了写文章,教学不投入,不认真,… …。 同样,也可以举出美国的教师,甚至诺奖得主如何重视本科教学的例子。但核心问题在于,我们的校长有底线吗? 我们的部长有底线吗?既然由中组部任命的部长们,校长们都没有底线,可以为了评估弄虚作假,可以为了经费做出见不得人的勾当,凭什么要求老师必须有底线? 其实,很多老师是有底线的,为了孩子,他们凭良心教书,但看多了没有底线的校长们的所做所为,教师的底线还能高吗? 除了底线之外,最重要的是,今天的大学校长们根本不懂本科教育还要冒充内行,还要提出什么教学理念之类的逼着老师们去落实,这教育还能搞得好吗?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说几句上海交大物理系的本科生教学

这两天要改一篇文章,但面对文章实在很难沉进去。对于研究和发表大体上没有多少价值的东西,已经很厌烦了,但有意义的课题,或者太难,或者没想到。其实绝大部分研究者做的绝大多数研究,意义真的不大。于是便改一段,在网上逛一会。然后就看到了国际合作办学的一个名单,扫了一遍,没有看到应该看到的。据我所知,上海交大物理系和马里兰大学合作办了一个国际班,据说要全英文教学,去马里兰上课等等。但是,这个合作办学的国际班不在名单上,这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违法办学的班。 这几年,在季向东成功地清除了原来的几位副系主任后,就对本科生的教学开始大刀阔斧地破坏,教学计划不经过论证,甚至连脑袋都不拍一下,随意设立和调整,搞成每个年级一套教学计划,以致老师无法上课,学生根本学不好,教学质量严重下降,但同时还掩耳盗铃地吹嘘其改革的成功。为了方便破坏,这位霸道的系主任把系教学委员会重组,撤除了经验丰富的老师,换上一批青年教师。教学委员会从一个对于全系教学的指导机构变成了其破坏教学的执行机构。 这样的破坏,其出发点是什么,我实在想不明白。但实际效果是,一批费了很大的劲,终于考上了上海交大物理系的孩子被毁了。当然,毁人的事,一年,两年是看不出来的,10年后到哪里去说理去?更为变态的是,这样的毁人不倦的教学破坏,据说得到了校长的强力支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上海交大物理系主任办公室严重超标

当年,本人被主动离开物理系后,季向东大主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物理系会议室的一半改造成了系主任办公室,在物理系教师办公用房极端紧张,且后来不得不到校外租房的情况下,在已经给自己建了一个超大的粒子物理所所长办公套房的情况下,又改造了一个面积不少于50平方米的套房,进门是一间秘书室,内部是大主任的私人空间。 我一直没有搞清楚系主任是个什么级别的大干部,但中央规定了正部长级别的官员的办公室面积不能超过54平方米,季大主任看来是把自己当成准部级官员了! 目前,季大主任下台了,这个严重超标的办公室转到了王大主任的手上,似乎王大主任在这个大办公室里坐的也很愉快。 记得当年的几个老系主任,谢绳武,庞谦骏,张仲渊,都没有专门的办公室,而是在系办有一张桌子,与系办的秘书在一个大办公室办公;后来,郑杭做系主任时,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与总支书记共用一个办公室。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胡言乱语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