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彻底的物理学家–怀念许伯威教授

一个彻底的物理学家–怀念许伯威教授

已有 3808 次阅读 2007-7-9 15:2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推荐到群组

我们的老师,朋友和同事许伯威老师悄悄地走了。对于我们来说,他走的过于突然。直到去世的前一天,我们才知道他已经病危,处于昏迷状态。两年前我们得知他体检时发现了癌症,很快就做了手术,而且恢复的很好,可是没有想到,病情突然恶化,很快就夺走了他的生命。

    许老师的丧事从简,这是预想到的。听到噩耗,就想要写一点关于许老师的文字,但一直没有写。许老师不希望声张,我们还是不要打搅他。二个多月过去了,如果再不写点什么,总觉得一件事没有办好。

    许伯威老师是一个彻底的物理学家,长期对物理学的热爱和执着追求,使他已经和物理学融为一体。对于许伯威老师来说,物理是他的生活的一部分。在长期的教学和科研中,他很少受环境的影响。他总是在研究中寻找快乐,在教学中寻找享受。他的最宝贵的财产是他的整理的井井有条的笔记本,那里记录着他的学习,研究和教学中的发现,思考,顿悟和成果。而发表文章的动力,则更多源于与同事分享学习和研究物理的快乐,正因为如此,他几乎从不关心影响因子之类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对于出现在校园中的一些对物理学一知半解而又自以为是,亵渎科学的事情,他的立场,观点非常鲜明,毫不含糊。他的独特的教学风格同样很少受环境的影响,讲授量子力学二十余年,每次都是一丝不苟的备课,以其清晰的思路,严谨的逻辑和满腔热情,使这门物理系最抽象的课程成为物理系学生最喜欢的课程之一。他也无法容忍上课迟到,课堂上吃喝等现在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对于学问,生活上的各种事情,他从不通融,有时候近乎固执。他的衣着永远是简朴和随便的,不是为了节俭,而是一种习惯。他的办公室也许是全校最简陋的,但他从不在乎这一点。对于学生,他言传身教,关怀备至。他追求一种清楚,明白的生活,无法容忍绕弯子,忽悠。我们听到的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是做物理的,脑子得清楚”。

    许老师走了,他走的很坦然,很潇洒。一个人的生死,只不过是整个宇宙的演化中的一个及其微小的事件,这也许就是许伯威老师的看法。也许,只有彻底的物理学家,只有对宇宙有着彻底的唯物主义认识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